销售与服务热线: 400 0755 216
公司新闻 News
News 新闻详情

4G之变:第五次电信重组或将被重提

日期: 2015-02-04
浏览次数:

电信业以往数次发牌和重组不同,4G牌照发放,引发的可能不止是几家运营商之间的格局之变。4G时代,更具革命性的互联网技术将如鱼得水,在其冲击下,中国电信业或许需要一次更大范围的“化学重组”,真正促使传统的电信巨头们根治沉疴,融入到技术革新和产业再造的洪流中去

2013年12月4日下午,工信部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颁发“LTE/第四代数字蜂窝移动通信业务(TD-LTE)”经营许可,即4G牌照。这意味着,三大运营商将开始名正言顺地运营4G网络,中国亦从3G进入4G时代。

工信部在解读4G牌照发放时称,4G具有上网速度快、延迟时间短、流量价格更低等特点,并可催生出如移动办公、移动交通物流等更多业务形态。据测试,4G能以100Mbps的速度下载,比目前的拨号上网快2000倍,上传的速度也能达到20Mbps。在4G网络环境下,下载一部2GB大小的高清电影,大约只需要5分钟。而且,使用时的用户延时小于0.05秒,为3G延时的四分之一。

工信部同时强调,发放4G牌照,对促进我国信息消费、拉动经济增长有重要意义。以3G发展为例,我国3G发展头三年,已直接带动投资4556亿元,间接拉动投资22300亿元;直接带动GDP增长2110亿元,间接拉动GDP增长7440亿元。

中信证券预测数据显示,2013年-2015年我国4G设备总投资额将接近1400亿元。其中,主设备、传输投资、基站配套、电源的投资总额分别约为619亿元、107亿元、479亿元和179亿元。

中国4G的正式商用亦顺应了全球电信业的发展趋势。据GSA(全球移动设备供应商协会)统计,从2010年瑞典主要运营商TeliaSonera正式商用全球首个LTE网络至今,已有83个国家部署了222个LTE商用网络,到今年底,这一数字将达到260个。

但与其他国家不同的是,本次发放的三张4G牌照均为我国自主知识产权的国际标准TD-LTE制式,而目前全球规模较大的4G运营商,均采用FDD LTE制式。FDD是全球主流4G建网模式。据GSA统计,目前全球仅有39个TD-LTE网络,且用户规模均较小。

TD-LTE作为我国自主研发的4G技术标准,在自主创新、国家信息安全方面具有战略意义。2G和3G时代,从GSMWCDMACDMA2000,中国始终未能主导通信技术标准, TD-SCDMA标准虽有自主知识产权,却由于种种原因最终成为“孤岛标准”,仅剩下中国移动一家在独自苦撑。

多数接受《财经》记者采访的电信业人士认为,2G时代,由于规模效应,中国在某种程度上处于世界领先地位,而3G牌照的发放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中国运营商在国际上的地位,甚至波及信息化基础。

此次首先锁定于TD-LTE牌照,表明政府有意为自主4G留出时间窗口。

工信部在解读时称,将在条件成熟后,发放FDD牌照。如果顺利,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将获得FDD牌照。《财经》记者问询了多位接近决策层的官员和学者,均被告知,在TD-LTE产业化发展基本定型之前,不会有FDD牌照的具体发放时间。

在发牌数天前的一个行业内部会议上,中国电信集团科技委主任韦乐平曾如此评论:如果三家运营商都获得TD牌照,对中国电信最为不利,但符合行业长远利益;如果中国移动获得TD牌照,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获得FDD牌照,则对三大运营商均有利。

天平最终倾向了中国移动一方,这亦是本次4G发牌最微妙之处。多数接受《财经》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认为,4G电信运营的网络实验、产业链建设、国际经验和国内探索都已相对充分,中国移动在充裕的时间窗口下将有望扳回3G时代的不利局面。

据GSA统计,截至2013年11月中旬,全球120个制造商已宣布1240款LTE(即4G)终端,在过去的一年内增加了680款。

4G牌照改变中国电信业格局在所难免,但中国移动会是大赢家吗?也许答案已不重要,持续多年的“自然垄断下有限竞争”的电信运营市场,在互联网大潮的冲击下已经今非昔比,电信运营商们真正要面对的,是如何选择一条合适的生存路径,而不是沦为收取互联网公司过路费的管道商。

中移动且慢欢庆

中国移动的内部治理沉疴将拖累其4G进度,并对其实现反转的前景打上问号

牌照发放当晚,中国移动内部气氛热烈。多位中国移动员工向《财经》记者表示,4G不仅为公司发展带来了希望,也为中国移动员工带来了巨大动力。

中国移动总部某中层人士向《财经》记者表示,短期内,牌照发放最能提升的是员工的士气。因为3G运营五年来,中国移动备受打压。

从一开始,中国移动就被打上悲情标签,被迫扛起了TD-SCDMA国产化的大旗,受此拖累,其利润增长率从双位数掉进了个位数。

中国移动历年财报显示,2007年和2008年,中移动的净利润增长率分别高达31.9%和29.6%,但自2009年3G运营之后,这一数据骤降至2009年的2.3%、2010年的3.9%、2011年的5.2%及2012年的2.7%,2013年前三季度甚至出现负增长。

与之相反,获得国际3G主流制式WCDMA牌照的中国联通,则连续多年高速增长,除去2009年和2010年,由于苹果iPhone高额补贴带来的短暂阵痛之外,2011年和2012年,中国联通的净利润分别实现了20%和68.5%的高速增长。

中国电信在反复调整之后,今年前三季度亦获得净利147.14亿元,同比增长17.1%。

2011年,时任中国移动董事长王建宙就曾在一个内部会议上坦言,坐飞机头等舱时,看到周围全是iPhone手机,感到“心惊肉跳”。基层的感受则最为直接:越来越难发展的新用户,越来越低的用户价值,越来越难发展的新增用户,以及越来越低的工资收入。自2009年到2012年,中国移动ARPU值从77元下降到68元,而2012年,中国联通的ARPU值已超过86元。

在这种情况下,4G对中国移动来说,无异于背水一战。多位接受《财经》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预测,FDD牌照很有可能在一年后发放。中国移动将至少赢得宝贵的一年时间率先发展4G用户。试商用仅数月,中国移动4G体验用户数已超过5万。

中国移动亦十分重视TD的国际化部署,以扩大产业链和影响力。牌照发放当天,其在首尔与韩国KT、日本NTT DOCOMO签署了2014年-2016年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并在当天成功进行了TD手机在韩国KT的FDD商用网内的漫游演示,以及VoLTE(基于移动语音的标准架构IMS之上的语音业务)国际互通演示。韩国KT和日本NTT DOCOMO均为全球主要4G运营商,其中,NTT DOCOMO用户数超过千万,是全球第二大4G运营商。中国移动与其合作,将部分解决国际漫游问题。

但这并不能立竿见影改变中国移动的业绩。中国移动某部门的规划建设处副总经理向《财经》记者透露,今年由于4G的投资,中国移动短期财务指标很有可能下降,“完不成国资委定的业绩考评就要扣分,降低工资总额,降薪可能在所难免”。

该人士认为,用户对4G的期望值可分解成四个元素:速度+覆盖+资费+服务。在速度和覆盖方面,移动网络的特性决定了其“三分建设七分维护”的特性,因此“用户一多,速度就会降下来,初期覆盖也不会太好”。

中国移动拥有一张超过60万个GSM基站的优质2G网络,但根据其规划,4G基站到2014年底也将只有40万规模,由于频段过高,4G单基站覆盖范围远低于GSM。短期内,用户只能在城市地区使用4G。在物理学上,频段越低,传播过程中的损耗越小、直线传播距离越远、穿透力越强、运营商所需建设的基站数越少。

至于4G资费问题,爱立信消费者研究室东北亚区负责人徐晓莉向《财经》记者介绍,“即使是在4G视频最为发达的韩国市场,消费者对于移动网络的速度和资费套餐满意度也并不比其他国家更高。”这意味着,无论中移动提供何种资费套餐,消费者仍然不会将其视为4G的优势。爱立信消费者实验室最新发布的《2013城市消费者通信行为研究报告》称,69%的人认为数据套餐仍然很贵。

这意味着,在速度、覆盖、资费、服务四个方面,中国移动都将很难满足用户对4G的期待。


在牌照发放前夕举行的一个内部研讨会上,中国移动副总裁李正茂表示,2013年中国移动4G覆盖将超过100个大中城市,基站数量超过20万。2014年,中国移动计划再完成20万个基站建设,将TD的覆盖城市扩展到300个以上。

但《财经》记者获悉,基站建设进度并不乐观,2013年应完成建设的20万个基站中,约有一半无法如期完工。有中移动相关人士透露,未完成的基站建设中,有的甚至连谈判流程还未完成。基站站址的缺失和内部流程的缓慢是其主要原因。

去年,中国移动集团公司总经理李跃提出“集中化管理,专业化运营”的改革思路。在这一思路指导下,中国移动将采购部升级为采购中心。此前,中移动各省公司可自行采购建网设备,成立采购中心之后,由采购中心汇总各省上报的采购需求并集中统一采购。

“集中化采购之后,原来紧凑的流程被割裂了,所有的环节都没有错,但就是慢。”中国移动内部人士表示,采购周期的延长,直接导致设备无法按期上货。

中国移动各省公司均颇有怨言,中国移动某南方省公司建设部副总经理向《财经》记者表示:“省公司期待依托4G翻身,但毫无办法。采购合同签不下来,设备商就无法供货,基站也难以在规定时间内建好,但总部相关部门还说要考核省公司的基站建设进度,省公司能不着急吗?”

理论上,“集中化管理,专业化运营”的改革思路是对移动互联网趋势的一种顺应,有利于创新,有利于防止腐败和提升效率。为此,中国移动从2012年开始,先后成立终端公司、财务公司、政企公司、电子商务公司等专业化公司。但自去年来,这一改革逐渐陷入停滞,计划已久的互联网公司迟迟没有成立,其他业务基地的公司化转型亦无下文。

多位中国移动内部人士向《财经》记者表示,在实际运行中,改革形成的新公司与各省公司争利,背离为省公司服务的目标,是导致计划停滞的主要原因。新成立的专业公司或由集团部门升级而来,如原终端采购部重组完成的终端公司,政企客户部改组成的政企客户公司;或由原下辖各省公司的八大业务基地转型而来,如湖南的电子商务公司。

这些专业公司自成立之初就面临两难局面:如果独立经营,维持高盈利能力,就不可避免与各省公司争利,甚至是对省公司的剥削。反之,又形同虚设。

例如,2012年成立的中国移动终端公司与各省公司的矛盾正在激化。中国移动某省公司中层人士向《财经》记者表示,终端公司员工仍觉得自己是运营商,把自己当作甲方,服务质量跟不上,各省公司的抱怨颇多。一些省运营公司甚至因此放弃终端公司,和传统的国代商合作。

这样的内部博弈并不少见。

一直被认为是中国移动最根本的“四网协同”战略(即2G、3G、4G和WLAN协同发展),也被认为是核心领导层不同理念的中和体。“例如WLAN(移动无线宽带),有领导力推,有领导反对,所以用四网协同来中和,逼着各省公司站队,到了省里,你的钱投在哪里,就是对谁效忠。”上述中国移动某省公司中层人士坦言。

电信、联通两难

相对于不发FDD牌照,何时发放此牌照更耐人寻味,半年之后发还是一年之后发,电信和联通所面对的市场形势将截然不同

与中国移动的雀跃不同,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态度冷静。

发放牌照当晚,在位于北京二环内的中国电信下属公司中通服的办公大厦,中国电信工作人员还在部署4G设备。该公司的一位部门经理向《财经》记者介绍,在建的核心路由器本身就是FDD/TDD双模的,开网络时可只开TD,也可两张网络同时开。

虽然工信部只发放了TD牌照,但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并未放弃FDD网络的布局。

理论而言,中国联通3G时代的WCDMA技术可平滑升级到FDD。中国联通在深圳的FDD试验网测试近日被曝光。数据显示,该4G网络下行速率达140.46Mbps,超过TD-LTE 100 Mbps峰值速率。今年10月,中国联通已开始进行4G网络设备招标,前期计划采购4G基站5.2万个,其中TD基站1万个,FDD约4.2万个。

与中国联通不同的是,中国电信CDMA2000制式的3G网络难以向FDD、TD任何一个方向平滑演进,因此无论选择哪个标准都得重新建网。中国电信董事长王晓初在公司2012年业绩发布会上表示,FDD网络不但造价低,而且适用于该标准的手机款式亦更多。王晓初甚至公开打趣:如果电信获得TD牌照,可否向中国移动租借网络?

中国电信的移动网在三大运营商中最不占优势。发放4G牌照之后,中国电信首先要面对的是网络建设资金问题。在一次内部会议上,中国电信科技委主任韦乐平直言,中国电信2014年的4G建设资金缺口至少在200亿元左右,将挪用至少三分之一的固网宽带建设资金给4G建设使用。

今年8月,王晓初曾公开表示,从3G投资里转移50亿元建设4G实验网,使中国电信今年4G投资达到100亿元。

中国电信后来流出的4G网络建设规划确实表明,其无意于TD,TD投资占比仅有三成,一些省市甚至不到两成。计划主推FDD,发展智能手机用户,而TD网络则将作为补充,只发展数据卡业务。

中国电信的这一战略选择,在TD牌照发放之后,显得颇为尴尬。如果坐等FDD发牌,那么很可能延误或失去4G市场,重蹈中移动3G覆辙;如果冒险调整战略,押注TD,将背负沉重的成本压力和建设周期。以建设周期为例,TD产业链主要以中国移动为核心,厂商将很难分身顾及采购规模远小于中国移动的中国电信。这亦是韦乐平之所以说,只发放TD牌照对中国电信最不利的原因。

出于长远利益考量,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势必要为4G布局。但从现实来看,二者缺乏动力,因为其3G投资刚刚进入回报期,今年前三季度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净利润同比增长分别为17.1%和51%。

中国联通近期已明确2014年投资规划:3G仍为投资重心,在优先保证WCDMA投资的情况下,适度投资LTE(即4G)。

按照规划,中国联通希望将WCDMA全网升级到42Mbps,也就是全网引入DC-HSPA+42Mbps。

DC-HSPA+42Mbps是3G WCDMA的升级技术,在用户体验上十分接近4G,可实现42Mbps的下行速率(4G为100Mbps),这已远远超过普通用户的网络需求。

这是一个理论上说得过去的战略选择,但其危险性在国外已有前车之鉴。当美国最大移动运营商Verizon部署4G网络时,AT&T和T-Mobile亦未及时跟进,而是将3G网络升级至DC-HSPA+42Mbps,并将HSPA+采用混淆概念的方式称为4G。但最终因用户体验不佳而造成用户份额快速下降,如今Verizon市场份额约为34%,AT&T和T-Mobile则约为27%和12%。

关于未来,影响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市场格局的关键因素仍在于,FDD牌照的发放方式及发放时间。

在牌照发放前夕,工信部批准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开展FDD网络技术试验,系统验证FDD和TD混合组网的发展模式,并为二者分配了FDD实验网相应频段。

工信部在解读牌照发放方案时亦表示,TD和FDD相互融合并共同发展已成为未来全球移动通信产业的趋势。为充分利用频率资源,方便用户在国内国外都能很好使用移动通信业务,需统筹发展TD-LTE和LTE FDD。

但这并不等同于,政府必然发放FDD牌照。开建了一定规模的试验网却没有获得牌照,这在我国已有先例。

3G牌照发放前夕,中国移动亦获得原信息产业部的批准,开展WCDMA网络技术试验(如中国联通一样)。“当时网络部署速度和规模都很快,北京二环里都能使用中国移动提供的WCDMA网络。”一位参与当年WCDMA实验网部署的中国移动集团公司技术人员向《财经》记者描述。

但最终,中国移动只获得TD-SCDMA牌照,牌照发放之后,中国移动被责令在规定时间内拆除全部WCDMA网络设备。工信部科技司一位人士向《财经》记者表示:“FDD牌照有可能是半年以后发放,也有可能是一年以后发放,甚至有可能不发放。”


一切均取决于TD-LED的发展,甚至有业内人士认为若顺利,主管部门完全有可能将原来划归FDD的频段资源重新划分给TD-LED。因此,从目前来看,相对于不发FDD牌照,何时发放此牌照更耐人寻味,半年之后发还是一年之后发,电信和联通所面对的市场形势将截然不同。

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在3G时代的积累,正面临着极大挑战。不仅如此,二者在宽带领域沉淀的优势,亦正在被4G挤出。

宽带协同效应

中移动总部决定集中资源建设4G网,中移动省公司却认为没有固网宽带的协同效应,就无法与电信联通争夺政企业务市场,因此与总部的政策背道而驰

4G网速十倍于3G,与光纤速度不相上下。在一些4G成熟的国家,4G对固网宽带的挤出效应已很明显。日本电信运营商NTT的光纤宽带家庭用户渗透率目前为46%,2012年所发展的用户比4G商用前的2010年下降了40%。

同时,4G亦减少了光纤宽带使用量。据英国移动运营商EE的内部统计,其4G用户中,有21%的用户减少了有线宽带业务的使用量。

在中国,由于历史原因,固网宽带市场呈现“南电信北联通”的双雄格局。截至今年三季度,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固网宽带用户数分别为9804万户和6408万户。

中移动则一直无缘于固网宽带运营。在上一轮电信重组中,虽然固网运营商中国铁通被划归中移动,但数年来,双方因体制问题,融合始终停留在表面。

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已凭借固网宽带优势,以“3G+宽带”的固移捆绑模式,实现了3G用户的快速积累。北京邮电大学教授王立新表示,中国电信拿下政企大客户的移动业务,就是用固网宽带去捆绑销售达成的。

但转机在于,工信部在发放4G牌照的同时,亦发文取消了对中国移动固网业务的限制。这意味着,中国移动获得了固网宽带牌照,对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是不小的威胁。

牌照发放后,压力迅速传导至中国电信处。中国电信某省公司政企客户经理向《财经》记者表示,一些大客户的问询令他觉得“有点担心”。“一些大客户问到了我们的4G规划,以及中国移动是否会部署固网宽带。”在他看来,中国电信在移动网络方面已没有优势,如果移动的固网宽带建设起来,电信的大客户流失几成定局。

令人意外的是,在牌照发放前夕的一个内部会议上,针对是否会大力发展固网宽带,中国移动研究院院长黄晓庆称:“在下一阶段,中国移动的网络投资战略,仍然是移动宽带(4G)为主的策略。” 近两年,中国移动集团层面力推TD-LTE,无暇顾及固网宽带市场。中国移动副总裁李正茂曾在今年初明确表示,中国移动下一阶段将全力发展TD-LTE网络,不会继续谋求固网宽带接入市场的更多进展。算是对黄晓庆的一种呼应。

这一策略在中国移动各省公司层面招致了极大不满。中国移动集团公司某规划建设处副总经理向《财经》记者透露,“省公司觉得必须做固网宽带,对总部意见很大。”

一位接近中国移动政企公司的人士透露,中国移动政企业务长期无进展,主要产品只有短信业务和话音专线业务。“被竞争对手打得没办法,个人用户市场的宽带竞争激烈,可以不去理会,但政企市场寸土寸金,没有宽带基本没有产品可卖。”

对运营商来说,政企市场可谓“粮仓”。中国电信占据了50%以上的政企客户市场,超过50%收入来自政企,联通超过30%,而中国移动仅有不到10%。近两年,中国电信政企业务增速迅猛,其中部分业务(IDC/ICT)年增速超过30%。

这直接导致中国移动在政企市场长期处于受竞争对手打压的状态。上述人士透露,中国移动总部对政企业务的考核越来越严格,甚至在2012年提出,要“三年三分天下,五年半壁江山”。

前两年,江苏、福建、四川、广东等一些受到竞争和考核压力的省份,已开始顶风部署固网宽带。移动内部数据显示,这两年,移动集团专线增长迅猛,2012年底,其专线累积78.1万条,到2013年6月已经超过100万条。

“拿到牌照之后,各省公司可以效仿江苏等地的做法,绕过总部自行采购设备建设固网宽带。”上述中国移动省公司人士表示,明年中国移动各省公司若掀起一轮固网宽带建设热潮,将不足为奇。

这与中国移动总部对固网宽带的政策背道而驰,亦可见中国移动内部治理之乱。

多数接受《财经》记者采访的电信业内人士认为,在4G时代,中国移动摸到了一手好牌,但能不能打出去、怎么打,都仍是未知数。对现在的中国移动来说,利好已经出尽,利空却如悬在半空中的靴子。

《财经》记者获悉,工信部正酝酿新的网间结算方案,此前曾预计与固网牌照一起颁出。该方案将不利于中国移动。

按照现行的结算方式,用户拨打移动电话时,都采用主叫方向被叫方付费的方式,费率统一为每分钟0.06元人民币。因中移动用户数量庞大,此前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需向中国移动交纳大量的网间结算费用。但新的结算方式很有可能是:中国电信及联通向中移动结算时,资费标准将减一半至每分钟0.03元人民币,而中移动向中国联通和电信结算时,则继续按现行标准。

由此推算,在新政策下,中移动的利润可能下降10%,中国联通及电信则可能会多赚超过50%。

猜想第五次电信重组

一个讨论多年的重组方案最近被重新提起:将骨干网接入网等具有公共性质的基础网络交由政府垄断经营,公平接入各下游企业, 数据业务等竞争性业务交给社会企业来运营,实行自由竞争,并向网络经营者支付接入费用。

政府似乎想给中国移动留出更多的时间发展自主知识产权的TD技术,但政府或许没充分意识到,对中国移动更大的挑战其实来自互联网企业。

在新一代互联网技术的冲击下,整个电信产业的价值流已发生逆流。过去,网络牵制新业务的形成,如今,新业务开始决定电信运营商“管道”的变化、升级与更新。

OTT(Over The Top,指互联网公司越过运营商,自行发展数据业务)厂商的冲击下,运营商被边缘化的可能性变得越来越大,这从今年初中国移动与微信之间的缴费风波便可见微知著。

政府亦在逐步加大力度填补监管空白区,形成更加开放和公平的竞争。例如,在今年上半年,工信部发布了《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试点方案》,在电信运营领域引入民资。

《财经》记者从多个渠道获悉,一个较为激进的,也是讨论多年的网业分离重组方案,最近重新被提起。

工信部电信经济专家委员会秘书长杨培芳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说,所谓网业分离,是指将骨干网、接入网等具有公共性质的基础网络交由政府垄断经营, 数据业务等竞争性业务交给社会企业来运营,实行自由竞争,同时业务运营商向网络经营者支付接入费用。

近期,在电信运营商内部,关于是否自己做互联网业务与OTT厂商正面竞争的争议越来越激烈。放弃移动互联网业务、做智能管道的观点,在运营商内部渐占上风。多数接受《财经》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认为,电信运营商处境被动,在于不肯放手,越是做不好移动互联网业务,越是投入更多资源去做,陷入一个恶性循环。

“如果实现网业分离,运营归运营,业务归业务,电信运营这盘棋就活了。”一位不愿具名的中国移动高管认为,虽然用户数是全球第一,但我国运营商在网络流量经验方面与国际主流运营商的差距正在越来越大,运营商不应分身去做不擅长和不占优势的业务。

英国发放多张3G牌照后,涌现了一批与运营商合资的虚拟运营商,专门负责无线网络的建设和维护,并同时为几家运营商提供服务。

中国网业分离之所以多年难以成行,在于重组的复杂性。如果模仿电力、能源等领域,成立一家网络公司,承担网络建设和维护的职责,能避免重复投资。不过,工信部电信研究院泰尔管理所总工程师朱敏亦指出,此举很可能出现技术升级放缓、滥用垄断地位的情况,届时,业务或服务提供商很可能将面临落地困难的困局。

中国电信业已非第一次重组。1998年,原电子部和邮电部组建信息产业部,电信业实现了政企分开;此后十年内,中国电信业又经历了四次重组,包括2000年电信移动分离、2002年电信南北分拆,2008年联通双网分离。纵观历次电信重组,遵循“均衡”原则,形成多家竞争实力相当的电信运营商是其中的关键。

关于再次电信重组,有人提出,应加快推进三网融合,实现电信、互联网、广电主体业务相互开放和进入,核心是将电信、联通的数据中心业务分拆出来,整体打包并入广电,与中国有线电视网络公司合并,再加上广电的视频内容业务,共同组建国家广播电视网络集团公司。去年11月,由财政部出资,中国广播电视网络集团公司成立,注册资金达45亿元。但至今未正式运营。

多位接受《财经》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认为,较为温和的方案是,政府可出台系列政策,积极扶持、鼓励和推进民营企业、互联网公司和OTT企业的创新发展,对民营和国有信息服务企业真正予以同等的待遇。

国家发改委经济体制与管理研究所研究员史炜认为:民营互联网公司可帮助国有电信运营企业从温水里跳出来。

发放4G牌照牵动的是三大运营商之间的市场格局,而互联网的发展是从外部颠覆整个电信运营市场。4G网络的先进性更将助长这种颠覆力,4G将使移动互联网应用变得无处不在、即时即需。

议论中的电信业重组,或许比4G发牌对运营商的意义更大。过去的历次重组都是通过切分经营领域重塑行业竞争格局,是一种物理变化。新一轮重组则应带来化学变化,真正促使传统的电信巨头们根治沉疴,融入到技术革新和产业再造的洪流中去。 

作者:谢丽容 刘琦琳 宋玮   来源:《财经》杂志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C114中国通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Copyright © 2001 - 2016 深圳市讯方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地址:深圳市南山区工业六路创业壹号B栋 股票代码:834449
电话:+86 0755-2955 6666
传真:+86 0755-2788 8009
邮编:330520